返回

众神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4章 《致帕洛丝》
上章 下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苏业的话传遍全场,观众们目瞪口呆。

    这个魔法师怎么这么奇怪?

    明明是个魔法师,却一身肌肉参加体育竞赛,不仅夺冠,还打破战士们创下的世界纪录。

    他已经站在战士的顶峰,怎么突然变成一个热情的音乐家,如此奔放地展现自己的情感?

    不能夺得体育冠军的魔法师,不是一个好的音乐家?

    柏拉图全校师生望向帕洛丝。

    这个一向冷冰冰的少女,洁白的面庞上,飞起淡淡浅粉。

    帕洛丝脸红了。

    全校师生震惊。

    一旁的霍特自言自语道:“苏业深爱的少女?会是谁呢?应该不是学校的女同学,他要是爱上女同学,我一定会知道。”

    附近的同班同学齐齐翻白眼。

    帕洛丝脸上的浅粉消失,眉角的笑意消失。

    湛蓝湖泊的湖底,慢慢结冰。

    霍特好像说的也有道理,或许他有别的女人?

    不对,我本来也跟他没关系!

    帕洛丝双手紧紧扭在一起。

    要是给别的女人写乐曲,就扔掉健康之戒,用脚狠狠踩碎!

    帕洛丝充满纠结与矛盾地盯着苏业。

    许多雅典贵族好像不经意地瞄向柏拉图学院的方向,瞄向帕洛丝。

    斯巴达观众席中。

    朱利斯和科莫德斯以及许多角斗士用疑惑的目光望向一旁的黑衣少女,克莉梅拉。

    粉钻眼眸的少女眼中仿佛能滴出水来,满面通红。

    老师不会为我作曲吧?

    如果老师真的在皮提亚大赛当众作曲,那我到底是收下还是拒绝呢?

    如果老师是真心实意的,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我倒是可以收下,就是家族那边不好解释……

    不过,听说老师喜欢的是帕洛丝姐姐,应该是给她写的乐曲吧。

    应该不是给我,应该不是给我……

    ……

    两个少女各怀心思,盯着金色竖琴边的苏业。

    就见苏业一手托着魔法书,一手在上面不断写写画画。

    这一次,苏业没有遮挡。

    “让我们看看他在写什么!”

    “主持人,让我们看看!”

    阿拉莫无可奈何,只好启动赛场的魔法阵能力,就见天空浮现巨大的魔法光幕,无论在哪个方向,所有人都能看到魔法书页上的内容。

    就见书页布满了横线,每五条横线为一组,每组之间有更大的间隔。

    苏业正在横线上书写许多奇怪的符号,这些符号有的像小蝌蚪,有些是多个小蝌蚪连在一起。

    有的横线前面有一笔画出来的弯曲符号,像是一面旗帜,又像是一种奇特的乐器,还像优美的少女身影。

    还有的横线前面有一个小月牙,旁边点了两个小点。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怪异的符号。

    大多数人看着这些符号迷迷糊糊,但少数人眼中放光,因为这些符号充满奇特的韵律,如果是乐谱的话,远远比之前的粗陋乐谱更加优美,更加完善。

    主持人阿拉莫原本一直沉着脸,甚至有些自责,如果之前不是有祭司提议邀请苏业当嘉宾,自己也不会邀请,最终导致苏业被算计。

    但是,现在发现苏业好像胸有成竹,他的脸色才慢慢缓和。

    他道:“位于……嗯,位于五线谱前端的那个很大的符号,看样子代表一种乐曲的符号,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确实有点像少女的的身影。那个符号,或许就是苏业深爱的少女的化身。让我们静静等待,看看苏业能不能再一次创造奇迹。”

    这首曲子并不长,苏业快速写完后,深吸一口气,转头寻找柏拉图学院师生所在的方向。

    最终,苏业的目光落在帕洛丝的脸上。

    数以百万计的人循着苏业的目光望去,但他们看不到苏业在望什么。

    苏业微微一笑。

    少女湛蓝眸子中的寒冰瞬间消融,她的眼中,万花飞起,天地明媚。

    一如那天在巨树峰前,一界飞花。

    随后,苏业将魔法书摊开放在脚下,开始试音,并试着弹奏了几个短短的旋律。

    那几个旋律一响起,许多懂音乐的人面色一变。

    安德列突然用力握着拳。

    最终,苏业微笑道:“我准备好了。”

    一旁的裁判点点头,正要开口,就见主持人阿拉莫双手捧起苏业的魔法书,并让曲谱面向苏业。

    “你是第一个创造五线谱的人,而我是第一个捧着曲谱的人。”阿拉莫道。

    两人微微一笑,苏业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双手抚摸琴弦。

    当裁判宣布开始后,苏业开始弹奏竖琴。

    灵活的手指在琴弦上翩翩起舞。

    音乐响起,全场寂静。

    优美的琴音如同夏日的泉水一样在每个人的耳畔缓缓流淌。

    那泉水仿佛在诉说一个故事,故事中少男少女的第一次相遇。

    帕洛丝缓缓闭上眼,仿佛看到灰蓝色的天空下,连绵山峰之间,在绿草如茵的山坡,苏业抱着少女慢慢前行。

    微风吹过,细草荡漾,少男与少女仿佛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接着,乐曲由舒缓变得流畅。

    仿佛两个人摆脱原本的的隔阂,在山坡之上,敞开心扉,聊天交流。

    随后,乐曲变得更加欢快。

    帕洛丝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就在帕洛丝回忆美好时光的时候,乐曲突然稍稍激昂。

    帕洛丝依旧闭着眼,但眼珠轻动,脸上浮现朵朵绯红。

    她一开始感觉这激昂的声音像是两人一起并肩作战,可听着听着,又觉得除了战斗,乐曲中蕴含着澎湃饱满的感情,那不是战斗,更像是苏业的勇气,苏业的热情。

    苏业在表白。

    渐渐地,激昂的乐曲降低,恢复为舒缓。

    这一刻,帕洛丝眼前浮现巨人丘陵最后的场面。

    漫天飞花,无人可以碰触,只有自己摘得一片,永留手心。

    帕洛丝甜甜地笑起来。

    笑着笑着,听到最后的乐曲,帕洛丝羞涩低下头。

    因为,乐曲的最后格外柔和,如雾如纱,好像两个人低声呢喃。

    如情人。

    在花前,在月下。

    帕洛丝心中的音乐,与巨人丘陵相连。

    在其他精通乐曲的人听来,整首音乐像是一对恋人从相遇,到相识,到熟悉,到少年敞开心扉鼓起勇气表白,再到少女含羞答应,最后两人在月光下手拉着手,慢慢行走。

    最终,苏业的手指缓缓离开轻颤的琴弦。

    琴声停歇。

    全场寂静。

    许多人依旧闭着眼睛,徜徉在美妙的音乐海洋。

    主持人阿拉莫把魔法书递给苏业,露出难以言喻的喜悦,用力鼓掌。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

    哗……

    全场鼓掌,声音直冲云霄。

    虽然绝大多数人听不懂,但是,却能听出这首乐曲远远比普通乐曲好听。

    那些评委、乐手、评论家以及精通音乐的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苏业。

    这首乐曲的水平与境界,完全超越了安德列,甚至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作曲家。

    因为这首乐曲有一种平淡却又连通每个人心灵的力量,整首乐曲隽永清新,就像是耳畔的哼鸣,就像是自然的轻语。

    作曲与演奏之中的克制,放飞了想象与美。

    这种返璞归真的乐曲,是一种至高的境界。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阿拉莫呆呆地看着苏业,欣喜若狂。

    阿波罗也是音乐之神,现在,在皮提亚大赛上,出现了这么一首全新的乐曲,这是何等的荣耀?

    这绝对比任何世界纪录更能取悦阿波罗。

    苏业拿起书,在乐谱的最上方,写下曲名。

    《致帕洛丝》

    天空的魔法光幕还在。

    每一个人都清晰地看到那一行字。

    帕洛丝抬头望着光幕,双目闪亮,面泛桃红,唇角飞扬。

    观众席各处惊呼连连。

    “天啊,谁是帕洛丝?”

    “她大概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只要苏业把曲谱名换成我,我什么都答应!哪怕我是男人!”

    “在皮提亚大赛会上表白,这会惊动爱神吧。”

    “我真想祈祷小爱神丘比特,让他对苏业和帕洛丝射出爱神之箭。”

    苏业看到所有人的反应,松了口气。

    这首音乐之王贝多芬的名曲太出名了,出名到许多人用不同的乐器演奏,自己因为听过竖琴演奏的《致爱丽丝》,印象非常深刻,所以在安德列要提出竖琴夺冠战后开始思考。

    虽然自己不懂其他经典竖琴名曲,但这首旋律听得太多,如果得到安德列的能力,哪怕无法完美重现名曲,也绝对超越目前任何乐曲。

    毕竟,那是领先数千年的乐曲,而且也必将千年不衰。

    只不过,没想到安德列神助攻,拥有完美记忆等众多强大天赋,直接回忆起只是一扫而过的乐谱。

    安德列面色微白,双拳死死握着。

    他慢慢转头,望向隐秘角落的欧肯诺。

    那个半神家族的人,竟然不在贵宾席。

    欧肯诺却冲安德列微微一笑,然后看向评委。

    安德列望向那些评委,恍然大悟。

    有些评委评委依旧沉醉于音乐,有些笑容满面,但也有多个评委要么沉着脸,要么面无表情。

    安德列暗暗松了口气,重新恢复笑容,看向信心满满的苏业。

    苏业的目光好像不经意间掠过评委。

    阿拉莫指了指乐谱道:“别忘记在乐谱下署名。”

    苏业点点头,写下一个名字。

    阿波罗。

    那几个或沉着或冷静的评委,神色急变。

    苏业道:“这部乐曲,虽然来自我的脑海,但我不认为我是原创,因为这首乐曲的水平,超越了我听过的任何乐曲。我认为,是伟大的太阳神、音乐神阿波罗启发了我,给予我灵感。所以,伟大的阿波罗才是这部乐曲的主人。”
上章 下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