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众神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 定义
上章 下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是什么原因导致双方实际距离很远?我想了想,想出一个词语,社会距离。正是因为贵族和平民之间有了天渊之别的社会距离,才会出现这种一步万里的实际距离。那么,为什么那些初代贵族离我们不远,现在的贵族却离我们那么遥远?”

    “初代贵族经常和士兵联手作战,为什么现在的贵族很少这样?”

    “初代贵族能和大家一起吃大麦,为什么现在的贵族一定要**细的小麦?”

    “初代贵族用生命与鲜血换来荣耀与战利品,为什么现在的贵族只会缩在城堡中玩弄特权?”

    “为什么那些真正强大英勇的初代贵族,从来不刻意避开平民,从来不刻意强调贵族和平民的不同,但现在的贵族却拼了命似的把自己与平民隔离?”

    “我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现在的贵族在保护自己。”

    “他们为什么要保护自己?是因为他们恐惧。他们恐惧什么?恐惧自己的无能,恐惧自己没有父辈祖辈的智慧、威望和能力,却拥有特权、地位和财富。他们从心底深处里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些特权、地位和财富,因为初代贵族是他们这一生也无法超越甚至无法并肩而立的伟人。”

    “他们更知道,他们的先祖为了梦想而战,为了荣耀而战,为了城邦而战,为了人民而战,但他们只为自己。”

    “为了保护自己的特权、地位和财富,他们编造出了一个谎言,这个谎言就是,他们有资格继承祖先的权力、地位、威望、能力、智慧甚至是荣耀,自己是贵族,是高贵的,而别人自然就是‘贱’的。他们重新定义了人类,重新分类了人类。有了这个定义,他们就可以掩饰自己的恐惧,掩饰自己的无能,为继承祖辈的所有遗产确定合理性。”

    “为了让新定义更加坚固,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加稳定,他们会主动扩大贵族与平民的社会距离,用尽一切手段美化贵族的道德、善行、强大、合法、奉献、勇气等等等等,把原本属于人类共同的美德,统统安放到贵族的身上,然后把原本属于人类共同的罪恶,统统安放到别人的身上,比如有钱但不是贵族的商人,比如那些比普通人的力量稍稍高一点的人,比如那些白手起家的新兴势力,比如极少数好吃懒做的平民。”

    “这样的行为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随着贵族们常年美化自己,一些平民真的相信了!”

    “很多人或许会觉得,有些人信了就信了,这有什么?事实上,一旦平民相信了贵族的美化,哪怕有了一点点觉得贵族的特权、地位、荣誉是应该的,那么,这些人必然会相信对立的另一面,平民是下贱的,或者说,相信至少有一部分平民是下贱的。”

    “一旦相信了贵与贱,一旦相信了这种定义,世界上只会有两种平民。”

    “一种是认定自己只能是平民,只是贵族的仆从,自己就应该被贵族奴役,自己就应该听贵族的,贵族说什么都是对的,自己这一生的命运是注定的。这些人,在不断固化贵族的权威。”

    “第二种人,则认为自己现在虽然是平民,但未来可能是贵族,自己成不了贵族,但自己的后代可能成为贵族。于是,这些人会比第一种人更变本加厉维护贵族的权威,更不遗余力鼓吹贵族与平民的距离,他们觉得,自己是维护未来的自己,在维护未来的后代。这种人,同样会不断固化贵族的权威。”

    “第二种人的想法看似挺好,他们真的有机会成为贵族吗?他们忽视了最重要的核心,当他们认可了贵族的定义与特权后,他们就已经把晋升贵族的决定权,完完全全交给贵族。”

    “可悲的人永远不会发现,贵族从一开始就做出最终的定义:他们就是平民,永远的平民,永远不能威胁贵族的平民!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无论他们做出了什么,永远逃不出这个定义,永远在这个定义里打转,却以为自己在不断前行。猪圈里的猪,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所有的流民眼中,闪动着浓浓的悲哀。

    “你们以为这是最可怕的吗?不。更可怕的是,平民的孩子们,一旦发现自己世世代代都是平民,会彻底放弃抗争,彻底放弃前进,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如同机器傀儡一样,像畜生一样忠心耿耿为贵族做事。你们为了活下去,逃离灰河镇,但几代十几代后,你们的子孙,就算饿死,也不会离开灰河镇一步。因为,他们彻彻底底接受了贵族对他们的定义:灰河镇的两脚畜生。”

    流民们身体轻轻颤抖。

    “你们以为这就是最可怕的吗?不!更可怕的是,初代贵族完成壮举,次代三代贵族固化距离,那之后的贵族呢?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们知道,坎蒙拉是怎么想的吗?他根本不把自己当人,只把自己当成像神灵一样的贵族,是真真正正把你们当猪狗,把你们当牛羊,把你们当畜生!在坎蒙拉眼里,你们,一开始是种大麦的畜生!后来,是种小麦种不好的畜生!再后来,是一部分被钉在木桩的畜生!现在,是四处逃亡的畜生!最后,是让他们赚军功的畜生!”

    “你们,就是一群被赶出家门的畜生,一群被杀光亲人的畜生,一群即将被饿死的畜生,一群即便这样也不敢碰一下坎蒙拉的两脚畜生!”

    扎克雷几乎握不住手中的长矛,低声道:“别说了,别说了……”

    那些流民,许多已经泣不成声,甚至坐倒在地,失去站立的力量。

    “别说了……”

    “别说了……”

    许多人哭着哀求。

    苏业身后的三个同桌,默默流下泪水。

    原来不止自己,这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在岩浆中攀爬。

    过了好一会儿,苏业才继续开口。

    “人类只有一种贵族和两种平民吗?不!”

    “我阅遍群书,发现还有一种人,那就是,眼里级没有贵族,也没有平民,只把自己当人的人。这样的人,不会被贵族定义,也不受平民身份的限制,既不会被贵族家庭影响,也不会被平民家庭摧毁。这种人,定义自己的人生,去追寻自己的价值和意义!”

    “历史上每一位伟人和先贤,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是先摆脱了贵族与平民的束缚,摆脱了别人给自己的定义,摆脱了过去的自己给自己的定义!”

    “他们,先背叛过去,然后,成就传奇,成为英雄!”

    “现在,你们被坎蒙拉定义为蛆虫、粪便、懒人、废物、暴民、强盗和随手砍杀的畜生,你们承认了吗?”

    “不承认!”

    “我们不是!”

    “我们不是!”

    众多流民哭着喊叫。

    “不,你们就是蛆虫!就是暴民!就是强盗!就是畜生!就是废物!”

    苏业轻蔑地看着前方的流民,毫不掩饰心中的鄙视。

    流民们愤怒看着苏业,同时充满深深的失望。

    本以为,苏业是理解自己的人。

    原来,他和贵族一样。

    “你们以为我会赞美你们,鼓励你们,承认你们?别说笑了!你们,自始至终,都被贵族定义在畜生的范围里,不断转来转去,你们和镇里的畜生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你们是敢离开镇子的畜生。”

    “你不能这么侮辱我们!”

    “你闭嘴!”

    “我们是英雄!我们在反抗贵族!”

    “对,我们是义士!”

    苏业讥笑道:“义士?英雄?反抗贵族?那你们告诉我,卡恩村那个因为保护自己的粮仓被你们分尸的佃农,是被哪个英雄杀死的?他的妻子和大儿子,又是被哪个义士杀死的?他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女儿,又是被哪个义士活活扔进火里烧死的!说啊!告诉我啊!”

    流民鸦雀无声。

    扎克雷低着头,满面悔色。

    “义士?英雄?你们一边宰羊烧烤,一边看着牧羊人投河自尽的时候,是义士能做出来的事,还是英雄能做出来的事?你们绕过贵族家门,搜刮穷苦的百姓的粮食的时候,称自己是义士还是英雄?”

    所有流民低下头。

    “只有畜生,才会挥舞刀剑砍向幼儿;只有畜生,才会砍杀无辜的平民;只有畜生,才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去杀无辜者!”

    “你们会说,你们愤怒,你们痛苦,你们悲伤,你们无处发泄,但是,杀弱者无辜有什么用呢?你们这种行径,和狮子捕食受伤的羚羊一样,和老虎捕捉笨拙的小鹿一样,完全是遵循本能,完全就是畜生才能做出来的事!”

    “如果你们是个人,如果你们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人性,你们真的愤怒,真的痛苦,真的想发泄,真的想让世人知道你们的遭遇,真的想让世界了解你们,那么,你们不会像畜生一样去撕咬弱小,而是会展示人类高于畜生的一面。”

    “什么是高于畜生的一面,什么是人类的一面,你们知道吗?你们不知道,因为你们的头脑和畜生一样!来,看着我,我告诉你们,什么是人类的一面。”

    “挥刀砍向高高在上的贵族!”

    “贵族,才是你们一切痛苦的根源!才是你们愤怒的目标!不是弱小的无辜者。”
上章 下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